首页 - 房地产 - 产业链 - 正文

时代装饰再战IPO,五大房企撑场惹证监会问询

来源:乐居财经 2021-07-19 10:32:00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时代装饰再战IPO,五大房企撑场惹证监会问询)

时隔三年,深圳时代装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时代装饰”)第二次向深交所主板发起了冲击。

2018年IPO被否之后,近期更新了招股书。与上一次不同的是,时代装饰辅导机构由原来的开源证券变更为招商证券,募集资金的额度翻增近2倍。其此次计划拟募资10.13亿元,而第一次IPO拟募资额为3.87亿元。

据证监会官网最新消息显示,时代装饰拿到了首发反馈意见,几个“老大难”问题再度被追问,如高度依赖前五大客户、应收款余额增速较快等。

“对赌协议”未完成

首次IPO失利后,时代装饰进行了一次股权融资。

2018年7月,时代装饰接受了前海基金、亚商诺辉、亚商粤科以及惠友创嘉等四家股权基金的增资,以16.67%的新增注册资本,换取了2.2亿元的融资。时代装饰实控人曲毅、李越与这些投资人也签署了补充协议,对时代装饰的经营利润与资本化时间进行了约定。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持有时代装饰 5%以上股份的股东为曲毅、李越、集杰咨询、前海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前海资产。

控股股东暨实际控制人为曲毅、李越,二人直接、间接持有 56.9%的股份;同时,基于曲毅与集杰咨询、其配偶祖黎虹、兄弟曲胜、兄弟配偶边疆之间的一致行动关系,李越与其兄弟李斌、兄弟配偶曹清丽之间的一致行动关系,曲毅、李越可支配时代装饰表决权比例合计 64.53%。

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2019年时代装饰均未完成对四家股权基金投资时相关的业绩承诺。

虽然时代装饰在2018年进行了增资,小幅降低了负债率,但随后其负债率又开始继续爬升,长期高于76%。二战IPO,负债率高且发审委此前质疑的应收账款相关问题依旧未有明显改善。

五大客户占比超八成遭问询

时代装饰主要承接住宅精装修、公共建筑装修、幕墙及景观工程装饰等业务。

2018-2020年,时代装饰营业收入分别为31.61亿元、33.95亿元、37.11亿元,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分别为1.11亿元、1.27亿元、1.09亿元,2020年净利润有所回落。

其中,住宅批量精装修为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2018-2020年,时代装饰宅精装修业务收入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3.73%、80.71%和80.40%。

时代装饰前五大客户主要为大型房地产公司,如万科地产、华润集团、保利地产、中海地产、招商地产等,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72.89%、79.25%和 80.95%。

下表中可知,2018-2020年,时代装饰第一大客户均系万科,对其销售收入分别约为13.03亿元、12.42亿元、11.74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1.65%、36.88%、31.65%。

针对时代装饰前五大客户,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进行了重点问询,要求时代装饰补充披露各类业务下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情况;采购公司产品的原因及用途、采购金额是否与其实际需求相匹配等。

此外,证监会还要求时代装饰按照《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的要求,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客户集中及对公司是否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早在2018年1月首次IPO上会时,时代装饰前五大客户情况就被发审委重点追问。整体来看,时代装饰对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呈下降趋势,但仍是监管层追问的重点。

应收帐高企“蜜中藏剑”

由于处于房地产下游,“资金占用量大、回款周期长”是时代装饰无法避免的难题。2018年初发审委审核时代装饰首发的5条反馈意见中,就有2条与其负债率和应收账款相关。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时代装饰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8.30亿元、22.25亿元、19.13亿元,整体呈上涨趋势。

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时代装饰对应收账款余额增速较快的原因、账龄确定方法、计提坏账准备的步骤、计提比例的依据等进行详细解释。

时代装饰应收账款净额也在逐年走高。报告期各期末,其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 16.54亿元、19.96亿元和 16.51亿元,占其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 65.06%、62.14%和 41.72%,占比较高。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时代装饰的会计政策发生了改变,9.45亿元未完工接受验收的工程进度被纳入了合同资产之中,而2020年时代装饰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的总额为18.65亿元,因此2020年时代装饰已完成但未收回的工程款在时代装饰当期收入中的占比高达69.95%,较2018年增长了逾10个点,比2016年的69.81%还高。

除了应收账款与应收票据在其当期收入中的占比越来越高外,时代装饰应收账款与应收票据的逾期率也越来越高。截至2020年末,19.13亿元的应收账款的账面余额中,超过37%的应收工程款或应收质保金逾期,且在报告期内呈上涨趋势;而在应收票据中,也有17%以上的应收票据逾期,部分应收账款与应收票据已逾期数年。

2020年,时代装饰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金额就高达2.61亿元,在当期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中的占比为13.68%,超过2020年1.09亿元的净利润。

另外,时代装饰的应收票据主要由信用程度不高的商业汇票构成,这些票据一般无法进行信用背书。时代装饰为了利用应收票据进行贴现,以缓解资金压力,2020年产生了5510.09万元的票据贴现利息支出,在当期财务费用中的占比超过了76.3%。

加快IPO的同时,时代装饰还面临着多起诉讼和处罚。

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自2015年来,时代装饰遭8次金额在1万元以上的处罚。

除了行政处罚较多外,时代装饰的司法风险也高达327条。据企查查,时代装饰有裁判文书记录148条,案件总金额为5392.05万元,企业作为被告占比86.67%,涉案案由为买卖合同纠纷的案件最多。

此外,时代装饰董事长曲毅担任董事的深圳市海岸线景观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最近多次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人。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如对该内容存在异议,或发现违法及不良信息,请发送邮件至jubao@stockstar.com,我们将安排核实处理。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