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腾蛟的“新伤旧痛”:环保板块发生闪爆事故 阳光城低净利下对赌承压

证券之星地产 2021-04-28 12:32:31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林腾蛟的“新伤旧痛”:环保板块发生闪爆事故 阳光城低净利下对赌承压)

疫情影响下的2020年,相比于其他房企,阳光城虽然遭遇了重重困难,但业绩方面仍然实现了不错的增长。

4月15日,阳光城发布2020年年报。根据年报披露的数据,截止2020年12月末,公司营业收入为821.71亿元,同比增长34.60%;合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2.20亿元,同比增长29.8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13.54亿元,同比增长38.69%。

不过在向好的业绩公布不久前,阳光城实控人林腾蛟旗下公司出现爆炸事故,导致多人死伤。地产板块阳光城也背负着近三千亿元负债、承受着对赌压力。

环保板块事故频发,营收放缓

据安徽应急管理厅官网消息,4月7日,上海龙净环保科技工程有限公司在滁州市定远县的“华塑热电厂”脱硫制浆罐顶进行焊接堵漏作业时,发生闪爆,造成6名作业人员从高约5米的罐顶上坠落,1人当场死亡,5人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

事故发生后,龙净环保发布公告称,公司全力组织人员配合政府相关部门进行善后工作。目前事故发生的原因和相关责任尚在调查认定过程中。公司将认真吸取本次事故教训,深入开展安全检查,加强生产安全管理。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情况正常。

事实上,近年来龙净环保安全事故频发,多次被行政处罚。2018年,因检查时发现工作人员佩戴不合格的安全帽、高空落物致1名工作人员死亡的事故,龙净环保被呼伦贝尔市安监局罚款23万元。而除了安全生产外,处罚还涉及环保、外汇管理、漏缴税款等多个方面。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龙净环保科技工程有限公司由福建龙净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后者大股东为龙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层层穿透之后,背后的实控人为林腾蛟。

1995年,林腾蛟以地产起家创办了福建阳光集团,并在2002年从上市公司石狮新发的第一大股东新湖集团的手中购得27.71%的股权,让公司成功走向资本市场,同时正式更名为阳光城集团。

在随后的十几年间,林腾蛟逐渐将龙净环保、星网锐捷、兴业银行等多家上市公司收入囊中,打造了横跨环保、地产、教育、物产、金融、资本等的阳光金控投资集团。

对于为何要布局环保板块,阳光方面给出的解释是多元化布局的需要。从龙净环保自身来说,是全球最大的大气环保装备制造企业。在被收购前,公司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80.23亿元,净利润6.64亿元,截至2016年12月31日,龙净环保总资产146亿元,有息负债率仅为10%。阳光买下这样一家处于朝阳行业的环保巨头,可谓眼光独到。

2018年4月,受民营金控集团监管加强的影响,阳光金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变更登记为阳光龙净集团有限公司。在两会建言等重要时刻,林腾蛟的身份也相应变为阳光龙净集团董事局主席。

但是,环保板块近年来却出现了增速放缓的迹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阳光城实现营收241.20亿元,同比增长7.15%;归母净利润为17.03亿元,同比增长为17.53%,创下上市以来最大跌幅。

负债近3000亿元,脚踩“一道红线”

而对于阳光城自身来说,需要关注的仍是债务问题。自2017年从碧桂园挖来朱荣斌和吴建斌以来,阳光城依赖高周转、高负债的路子做大做强。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阳光城的销售额分别为915亿、1628.56亿元、2110亿元,与此相对应的是,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5.66%、84.42%、83.45%,净负债率分别为252.22%、182.22%、138.2%。

因此在“三道红线”发布不久,按照阳光城2020年半年报公布的数据,公司踩中两条红线,在“橙档”榜上有名。

经过一年的努力,阳光城从“橙档”降至“黄档”: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9.1%;净负债率为94.9%,现金短债比为1.06。按照监管要求,有息负债规模年增速不得超过10%。

虽然阳光城执行董事长、总裁朱荣斌在2020年业绩会上曾表示,公司将在2024年实现“三道红线”全达标,但肩上降负债的担子仍然不轻。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阳光城的总负债为2930亿,同比增长14%,总有息负债为1060亿元,其中短期有息债务为325亿。

并且,阳光城的年报中也出现了永续债的身影。截止2020年末,阳光城永续债为40亿,若将其从公司592.6亿元的净资产中扣除,则公司真实净负债率为101.86%。

需要关注的是,报告期内,阳光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获得大幅增长的同时,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约为-177.21亿元,同比减少176.07%,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增长112.82%至6.23亿元。

对此,年报分别解释为“本期联营合营企业销售款回流等增加所致”、“本期对外投资增加所致”、“本期合作方加大投入所致”。

另一方面,2020年阳光城的平均融资成本尽管同比减少28个基点,但仍高达7.42%,超过行业平均水平。

一边要扩张,一边钱难借。2020年12月底,多位阳光城供应商反应阳光城集团下属子公司南京盛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具的商票出现成批次拒付,涉及金额约2亿元,遭持票人联合追讨票款。据了解,阳光城已与部分持票人达成和解,走线下兑付流程。

净利率低迷,“十年之约”能否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战投方泰康派驻的新董事陈奕伦也出席了业绩发布会。

2020年9月9日,阳光城发布公告,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与阳光城第二大股东上海嘉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通过协议受让的方式,从上海嘉闻受让公司13.53%的股份,共计554,710,264股。

朱荣斌把泰康称为“神队友”,陈奕伦在会上也对两者的合作表示了赞同:“阳光城作为行业的头部企业,在未来会有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阳光城和泰康在企业文化、商业模式和产业布局上还是有非常强的契合度的。”

但留住“神队友”也是有条件的。按照合作协议,阳光城前5年(即2020年至2024年)公司归母净利润每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不低于15%,且前5年累积归母净利润数不低于340.59亿元;2025-2029年承诺归母净利润数分别为101.72亿元、111.90亿元、123.08亿元、129.24亿元、135.70亿元。

协议中指出,如果增幅或累计归母净利润金额不达标,则阳光集团给予上市公司现金补偿。

不过,阳光城净利润增速近年来有放缓之势,净利率也始终维持在低位,2018-2020年分别为6.92%、7.08%、6.68%。

对于能否完成业绩对赌,朱荣斌承认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想要实现未来利润总额的增长,必须持续扩大经营规模,因此对公司利润、规模、财务之间提出了新的考量。

他表示,为了确保利润安全地实现,公司的各项经营管理制度,包括激励制度等等方面,做了全方位的调整,将来公司的管理导向、发展导向都是以利润稳步增长作为导向。

而与业绩承诺相匹配的是,阳光城还订下了两份5年计划,为接下来的10年发展提出了方向。

第一个五年计划,2020年到2024年底,阳光城坚持地产的主赛道,继续把主业做大做强,三道红线全部达标,实现向管理要效益。

第二个五年计划,2025年到2029年,要在开发业务中保持优势,同时在地产相关领域开辟第二赛道,在住宅消费升级、新型城镇化、新基建、家居科技等方面都可能诞生新赛道。

朱荣斌表示,阳光城将在第一赛道失速之前进入第二赛道,并实现规模和利润的跨越。换而言之,在第一个周期内,阳光城会把规模放在前两者后面。

除此之外,阳光城管理层还在业绩会上提到了分拆物业上市计划。吴建斌称,上市计划已经在全面地安排和推进之中,2019年、2020年两年的审计已经完成,2018年的资料也已经完成。

他介绍到,阳光城持有物业的股权大概是72.39%,物业公司业务目前总资产大约是14.4亿,净资产6.2亿,2020年实现的收入是13.7亿,归母利润大约是1.7亿。如果推进顺利的话,本年度应该可以完成。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