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勿让校园贷成青春债 打击黑中介和烂学长是关键

2017-04-17 10:51:37 来源:中国网
中国网 更多文章>>

4月13日,成都市双流区检察院受理了一起“校园贷”诈骗案件,这也是该省首例校园贷案件。经查明,去年12月7日,报案人赵某的公司于2015年9月至2016年2月期间,被犯罪嫌疑人田某等人冒用他人身份进行网上申请、视频面签等虚假手段获得“白条业务”,进而套取贷款资金。“白条业务”主要是针对在校大学生收入不高又有消费需求的特点而推出的一种小额贷款,可以“先消费,后付款”。

经查,犯罪嫌疑人罗某某、田某、刘某某通过网上购买虚假证件和电话卡,在“京东白条”、“趣分期”、“优分期”、“名校贷”等APP上注册并贷款或购买分期商品,化妆之后通过“视频面签”程序,一旦贷款打入或所购买的商品到手,就停用电话卡,将到手的商品低价转卖。

无独有偶,也是在去年,网络借贷平台“借贷宝”的一份“裸条”8.75G压缩包在网上流传,其中包含了167名女大学生的裸照及视频,瞬间把非法“校园贷”等问题推向了风口浪尖,一时间舆论一片哗然。

校园贷为何成了青春债,要命贷?媒体高度关注校园裸贷后,P2P网贷行业的整顿清理举措其实也是非常严苛的。距离2016年4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简称“整治方案”),已经过去整整一年,根据网贷之家统计,截止2017年3月,正在运营中的网贷平台数量为2281家,比2016年3月份减少了1029家。在12个月中,已经有超过三成网贷平台消亡。可以说,经过清理整顿,以及有关部门强制要求网贷平台必须接入银行存管服务,能够继续运营的网贷平台应该是合规、健康的。但是校园贷的一些负面、令人痛心的事件缘何还在发生呢?

名校贷CEO曾庆辉告诉媒体,目前乱象丛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黑中介泛滥,有的黑中介甚至向学生收取佣金。“中介没有底线,市面上的贷款一般收点3%,但校园贷中介最低收12个点,最高收20个点。”

澎湃新闻网去年报道了湖南某大学生季刚(化名)从受害者到黑中介的过程。过去4年来,季刚先后在17个校园网贷平台借款20余万。毕业时,他的债期已延续到2018年11月。开始季刚并不知道校园网贷为何物,自从“中介”帮他借到第一笔贷款,并收取2000元手续费之后,他开始陷入拆东补西、以贷还贷的漩涡,最后,自己也成为一名校园网贷“中介”。

在新浪微博中搜索“大学生贷款”,能得到此类账号1300余个,其博文内容多是代办各类校园贷款的广告,广告词充满诱惑:“想帮女朋友清空购物车快来找我”、“几十个贷款平台,本科最高5万,专科最高3万,不下款不收费”……

澎湃新闻观察到,此类微博排名前三的账号,粉丝数都在50万以上。博主们的签名中,不乏自称“全国大学生专业贷款创始人”、“微博贷款创始人”。

微博粉丝量排名第一的博主鹏哥(化名),也是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自称从事校园贷中介已有3年,在校“创业”成立了自己的中介工作室。他曾在朋友圈称:“大学里靠自己白手赚到7位数。”

多名圈内人士介绍,校园网贷中介工作室内“工种”亦有细分,包括“操作员”、“代理”、“学徒”。“操作员”负责平台系统操作,按单固定提成;“代理”从线上、线下各种渠道拉客户,从中介手续费中抽成;“学徒”想学“技术”,但拜师费用往往在数千元。

季刚称,还不起贷款的学生,在重压之下,有的走上“以贷还贷”路子,他自己就是典型的一例。校园网贷平台年利息一般在11%到20%之间,“开始觉得也就亏点利息,以后赚钱就能还上。”然而,一“贷”开头,后“贷”无穷。之后,每隔一个月左右,季刚就得找新的平台借款,拆东墙补西墙。一路贷下去,仅过了一年多,月还款额已经累加到了1万多元。到了大四,大部分平台不接受毕业生申请,他只好又借来8个低年级同学的信息,前后贷了几万元,直到现在仍未还清。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认为,校园贷中介是校园贷发展的必然产物。这些贷款平台不能亲自去发展下线,所以就从学生中产生,优点就是学生间互相信任,便于开展工作。

青年时报报道,某校园贷平台CEO晏先生介绍,校园贷风险事件频发,黑中介难逃干系,“很多黑中介主动联系我,希望我和他们进行合作,放低借贷条件借钱给学生,他们收钱催款。据我所知,(杭州)下沙至少有24个这样的黑中介工作室。” “他们藏在各个小区里面,就是皮包公司,没事贴贴小广告,散发小卡片。”根据晏先生的描述,黑中介一般给几十或上百元,学生就“出卖”了自己的个人信息,甚至有学生录视频认证身份信息,结果糊里糊涂就被贷款了,“他们有一套体系来骗取平台的贷款,瞒过了每个平台的反欺诈系统以后,这些交出自己信息的学生就成了替罪羊。”晏先生认为,校园贷行业的混乱,究其根本还是学生自己的安全意识不够。

湖南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所所长何平平教授认为,校园贷的症结其本质原因是借贷者在接触金融工具前缺乏相关金融教育,同时在面对问题时缺乏正向的指导与实际的帮助。在这过程中别有用心的平中介、代理,以虚假、片面宣传,诱导学生签约,甚至卷款跑路,是典型的校园欺诈。在这过程中,借款人往往到最后才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说明行业想要健康发展,需要去中间环节、需要严格规范、加强监管。同时社会媒体应该更多正向报道校园借贷,避免为追求一时轰动效果而曲解、夸大事实,要更多地从普及、宣传金融知识角度出发。

何平平教授认为,在非常大的程度上,校园贷其实是有着积极的作用,确实能帮助学生解决了一些棘手的事情。思想独立的大学生,如果能恰当利用校园金融等工作,可以充分发挥其创造力,创造出一定财富的。例如,大学生在校拥有充足的课余时间,部分学生投入创业,在资金筹备和运作上,或多或少的会遇到一些问题,前期启动资金不够、运营过程中资金周转不灵等,选择一些正规化的校园贷来解决当前困难。此情形下,校园贷的作用是积极的,可以充分利用。

《北京 青年报》采访,有长期从事互联网消费金融的业内人士评论,我国现有大学生3700多万,人均月消费1200多元,校园里藏着千亿元级别的消费金融大市场。而且现在这些大学生走进社会之后,也将成为金融机构的潜在优质客户。因此,规范“校园贷”不能“一刀切”,在对“校园贷”平台进行规范、整改、清理的同时,也要关注到大学生合理的消费信贷需求,引导金融机构优化服务,为大学生提供小额、利率合理的消费金融产品。

开创校园消费金融行业的乐信集团CEO肖文杰指出,校园贷的一些负面,很多都是民间的放贷造成的,不能把责任全部归于正规经营的校园贷上,学生的需求是不变的,如果有一天正规的校园贷都停止服务,这个市场会比今天更糟糕,因为民间贷和高利贷始终不会放弃这部分市场。他进一步提到,为了打造绿色校园金融,乐信将在教育用户理性消费、降低贷款利率、扶持创业等方面努力。3月30日,2017乐信合作伙伴大会上,乐信集团首次提出“绿色校园金融”的主张。乐信启动了一系列校园金融“绿化”行动,一方面带头净化行业环境,另一方面加强对学生的安全教育。乐信“绿色校园金融”体系包括 “优先助学、支持创业、就业”,“限定额度”、“低利率”以及“推进信用教育”四项基本原则。

团中央学校部副部长李骥认为,近年不良校园贷导致多起极端案件,一方面大学生要树立科学消费观,提高金融素养;另一方面,也不能任由校园市场劣币驱逐良币,要引导合规企业服务校园人群,帮助学生提高理性消费能力。

分析人士认为,科学消费观及适度使用金融工具是大学生的必修课,通过将关于信用消费的常识渗透在服务的各个环节中,可以很好地帮助大学生建立信用意识,学会恰当使用金融工具。

4月份,银监会印发《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要稳妥推进互联网金融风险治理,促进合规稳健发展;禁止向未满18岁的在校大学生提供网贷服务。相信在有关部门的联合整顿清理,“绿色校园金融”主张和送金融知识到学校,能够唤醒大部分大学生的意识,学会使用金融工具,勇于保护自己的信息安全和合法权益,敢于对黑中介和烂学长说不。

f点诊股

更多>>

上证指数 最新: 3134.57 涨跌幅: 0.16%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