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佳兆业频繁更替财政大臣 前任留给现任的难题如何解

2018-05-14 08:51:00 来源:蓝鲸财经
蓝鲸财经 更多文章>>

(原标题:佳兆业频繁更替财政大臣,“前任”留给“现任”的难题如何解?)

曾身陷债务泥潭的佳兆业终于渡过“生死劫”走出阴霾,而重伤初愈之后,未曾休整片刻就马不停蹄的在20多个细分领域开展多元化业务,速度之快、版图之广令人咂舌。在此“扭亏为盈”的大好局面下,佳兆业近期公布的一条首席财务官更替的消息引起业内关注,而这已是近4年以来该职位的第4次变更。

首席财务官这个手握财政大权的角色,为何频繁更换?佳兆业新上任CFO刘富强有何过人之处?他能在这个职位上做出怎样的突破?

新任CFO上任,能否化解债务困境?

2014到2016年,佳兆业度过了自己最难熬的一段时光,由于 “隐藏近400亿债务”的问题以及多笔债券违约,佳兆业曾一度受到整个资本市场的抨击,导致融资利率和难度高居不下。

过去一年里,在佳兆业原CFO黄志强的努力下,企业的业绩指标得到一定改善,但仍存在不少明显的问题。据财报数据统计,2017年,佳兆业的负债率达86%,有息负债余额为1111亿,有息负债加权平均融资成本8.27%。而其2017年发行的多笔美元票据融资也在7.25%-9.375%高位水平。

前有诚信问题,后有负债高企。“前任”留给“现任”的财务难题如何消化?从佳兆业新任CFO刘富强的个人履历来看,恰是来自佳兆业最急需的“融资”领域。资料显示,刘富强原供职于德意志银行,于该公司环球信贷交易部的贷款和结构性融资团队担任董事。

奈何时运往往无法把握。近日,国家外汇局对外宣布了最新的境外融资收紧指令。“除有特别划定外,房地产企业、处所政府融资平台不得借用外债。” 政策强监管下,海外发债的风向急转而下。伴随这一指令的下达,刘富强自身具备的境外融资优势也大大降低。

根据佳兆业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内的短期债总额达221亿元,而其所能调动的现金及银行存款约211亿元。面对近在眼前的偿债高峰,刘富强会如何化解?

从行业总结出的经验来看,这个问题即便放在财技高超的阳光城总裁吴建斌身上,在他加入阳光城之后,也仅仅为企业降低了1%的融资利率。刘富强想要在佳兆业的财务单上交出漂亮的成绩,压力可见一斑。

匆忙转身的多元化,馅饼还是陷阱?

为了寻求突围,佳兆业2017开始匆忙布局多元化业务。但对于“重伤初愈”的佳兆业来看,大跃进式的多元化布局,却未必适合。

进入2017年,佳兆业便摒弃了此前的房地产单一主业,将视线放到了各个多元化领域。

2017年初,佳兆业旗下鹏星船务参与竞购中体产业控股权;7月份,佳兆业与郭英成入手港股美加医学47.28%控股权,并以1.1亿美元收购纽交所上市公司南太地产;进入三季度,着手洽谈ST生化股权,同时郭英成之子郭晓群持续增持港股康宏环球至29.91%;9月,商定明家联合股权转让协议;2018年,又与新昌集团达成合作,开展商业运营业务。

据蓝鲸地产不完全统计,目前佳兆业的多元化业务已涉及房地产开发、金融服务、城市更新、文化体育、商业运营、足球俱乐部等20多个细分领域。但过多的业务模块并没有在营收方面做出贡献。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佳兆业95.2%的收益来自物业销售,而4.8%来自其他业务,而在2016年,物业销售的收益占比94.2%,其他业务仅占5.8%。就多元化问题,蓝鲸地产联系佳兆业相关工作人员,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应。

易居中心总监严跃进表示,目前来看,多数企业的多元化严格来讲效果都是不达预期的。真正这两年做的规模比较大的是三四线城市住宅带来的效益,其他一些多元化比如商业地产、等真正带来业绩是反而是比较小的,短期来看,并没有带来一个实际的业绩成长。

看不清的多元化业务体系背后,佳兆业究竟在下一盘什么样的大旗?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债务门”后,新的首席财务官能否帮助佳兆业能否顺利实现逆袭?佳兆业需要认真考虑。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