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出走 禹洲的“后千亿”之路还能走得稳当吗?

证券之星地产 2021-01-10 12:57:46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总裁出走 禹洲的“后千亿”之路还能走得稳当吗?)

辞旧迎新之际,地产界人事变动频繁。

就在节前,有消息称禹洲集团执行总裁许珂已不在公司内部通讯录中,疑似离职。虽然他仍在编,个人信息也还在官网,但离开禹洲早在一个月前已定,将于今年2月份辞任。

禹洲方面给出的说法是许珂正在休假中,是否离职不清楚。不过关于许珂要走的消息也不是空穴来风:早在2020年5月,就有传言称许珂在五一假期前递交了辞职信,辞职原因与禹洲实行上海、深圳双总部战略有关。

许珂离职的这个时间点有些耐人寻味。根据禹洲1月7日发布的销售简报,2020年全年本集团实现累计销售金额为1049.67亿元,完成全年目标105%,达成了董事长林龙安“千亿夙愿”。

许珂离职的方式也有些不同寻常。一般高管离职,房企与高管间彼此都留有体面,如张良辞任弘阳地产董事但担任首席顾问、彰泰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巧龙离职转任事业合伙人。像他这样从公司通讯录中消失,还没正式离职就被媒体四处报道,多少让外界有些好奇。

家族化企业

公开信息显示,许珂于2018年加入禹洲集团。彼时,他主要负负责集团的投资运营和营销,担任副总裁。2019年禹洲原执行总裁蔡明辉因为家庭原因离职后,许珂接棒。

许珂在任期间,禹洲销售额实现快速增长,2018年和2019年的销售额分别为560.3亿元和751.15亿元,同比增长39%和34%,为禹洲的“千亿跨越”奠定了基础。

这样优秀的总裁为何执意要走?毕竟人才难得。然而职业经理人和老板间的“感情”往往经不起考验,尤其像禹洲这样的家族企业,权力的旁移和一路掣肘是常事,同样的房企请见合生创展。2019年年底,原招商蛇口华南区域总裁萧睿加盟禹洲。不久后,萧睿从高级副总裁升至联席总裁并开始主持集团工作。许珂则被派往去管禹洲物业,很快也不管事了。

林老板曾经在禹洲2015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公司一直在做去家族化的事情上,但家族化也有自己的优点,一些能传承下来的百年企业都带有一定的家族色彩,所以管理团队会在家族化以及职业经理人之间取得平衡。

林龙安胞弟林龙智退出禹洲厦门、上海公司,乃至辞任执行董事可以看作是对“去家族化“的践行,可禹洲董事会核心成员至今还未有职业经理人进入。四名执行董事分别是林龙安、郭英兰(林龙安夫人)、林聪辉(林龙安妹夫)、林禹芳(林龙安女儿)。在华侨城入股后,华侨城(亚洲)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谢梅担任禹洲非执行董事。

在具体职能上,林龙安的夫人郭英兰目前主要负责监管公司计划财务部及采购部,他的妹夫林聪辉毕业于同济建筑工程专业,主要负责质量控制、预算编制、审批及审查。24岁的女儿林禹芳则是旧金山大学国际贸易专业毕业,2017年8月至2018年10月在中银国际证券有限公司担任分析师,2018年10月起进入禹洲任执行董事。

有禹洲的员工抱怨说,公司的很多实际管理权力多在执行董事郭英兰手中,这位领导对细节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管理更是事无巨细。

事无巨细虽然听起来很烦,但事无巨细也有事无巨细的好处,或许在林老板看来把企业交在自己人手中更为放心。

只是有时家族企业也不讲“武德”。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由林氏家族控股的厦门纵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申报IPO前大手笔突击分红,2016年和2017年2年就向股东分红至少1.81亿元,几乎等于公司在2015-2017年的净利润。

显然,厦门纵横这三年来赚的钱就这样落入控股股东口袋。

战略转向与负债压力

除了家族化的痼疾,刚迈进千亿门槛的禹洲也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根据禹洲2017-2019年年报,集团在长三角经济区的收入分别约为92.54亿元、176.18亿元、146.71亿元。就是说,禹洲自2016年重点关注的长三角经济区在2019年增长首次出现了下滑。

禹洲把新的战略重心放在大湾区,并着手建设“上海-深圳”双总部,不过双总部建设以来,集团人事、组织架构等层面发生高频调整。如2020年4月,原禹洲地产营销管理中心总经理张日芳离职,相关工作暂时由集团副总裁张岩主持。有消息称禹洲总部很多员工也都在“看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在人事动荡中,新生势力的崛起逐渐削弱了许珂的权力,这也最终促成了他的离职。

而另一方面,和多数急匆匆冲上千亿的房企一样,禹洲业绩一路飘红的同时,债务也在高速扩张。

根据禹洲2020年中报数据,截止6月末,集团负债总额为1367.47亿元,有息负债合计640.28亿元,短期有息负债为222.5亿元。

虽然禹洲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货币资金合计372.54亿元,没有偿还压力,但借贷成本正在吞噬利润。

公开数据显示,2016-2019年,禹洲地产的合约销售分别约为232.06亿元、403.06亿元、560.03亿元和751.15亿元。其2015年的总借贷超过了200亿元,到2017年也不过275.67亿元,但2018-2019年就已经急剧增加至436.32亿元和556.69亿元。

且2016-2019年,禹洲地产借贷利息分别为15.86亿元、17亿元、30.5亿元和43.38亿元,资本化利息分别为13.4亿元、12.04亿元、28.27亿元和41.57亿元。

更值得关注的是,据2019年财报显示,禹洲地产实现营收232.41亿元,净利润39.67亿元,公司的利息支出已经超过当年的净利润了。

近几年来,禹洲集团盈利能力也在一直走下坡路。中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禹洲集团实现毛利约为32.76亿元,同比增长4.3%。但是毛利率为23.4%,同比下降3.6个百分点,首次跌破25%,创近年来的新低。

虽然不知道资金的具体情况,新年伊始,禹州忙着借钱。公告显示,禹洲集团在1月5日公告拟发行5.62亿美元票据,该票据将于2027年到期,票面利率6.35%。票面所得款项净额将用于现有债务再融资。

而据媒体统计,截至目前,禹洲集团尚有13笔美元债未到期,合计金额56.35亿美元,平均息率7.423%。若加上此次新发美元债,禹洲集团累计发行61.97亿美元,且于2020年年内发行四次美元债共计发行13.85亿美元。

千亿房企通常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尤其是那些拼命加杠杆、高周转的,达到千亿过后要么选择继续冲刺,要么收拾“一地鸡毛”。禹洲集团虽然从近年来走上高速扩张之路,但总体上还算平稳,尤其林龙安曾在2020年中期业绩会上表示达千亿规模后不再追求量。


考虑到禹洲如今面临人事变动频繁、增长放缓、降负债重任还没完成等问题,愿禹洲能够真的平稳解决,从而实现高质量的发展。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