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既能“练兵”又能创收,物业上市潮里频现地产二代,最高身家已超500亿

2020-05-16 13:17:42 来源:时代财经
时代财经 更多文章>>

(原标题:既能“练兵”又能创收,物业上市潮里频现地产二代,最高身家已超500亿)

随着物业公司上市的“大火”持续燃烧,更多的地产二代们也悄然走到大众的视野中。

近期,河北房企荣盛发展披露将分拆旗下物业集团荣万家在港交所上市。目前, 荣盛发展持有荣万家91.2%的股权,河北中鸿凯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有8.80%的股权。

其中,荣盛发展董事长耿建明之女耿凡超是中鸿凯盛的董事兼总经理,也是第一大股东,持有46.03%的股权。也因这层关系,外界认为,这是耿凡超接棒家族产业前的“试练”。

这不是个例,在不少的物管企业中,都不乏地产二代的身影,如弘阳集团董事长的女儿曾子熙已是弘阳服务的执行董事兼副总裁,佳兆业董事长郭英成女儿郭晓亭也位至佳兆业美好的执董,物业板块成为了这些地产二代们的“练兵场”。

物管公司里的地产二代

耿凡超进入荣盛物业板块是在2018年。彼时,荣万家还叫作“荣盛物业”,中鸿凯盛以现金交易的方式对其进行增资,增资金额为9896 万元,增资完成后,中鸿凯盛便持有荣盛物业8.80%股份。

尽管耿凡超早已进入荣盛发展,并被扶上了董事长助理的位置,但这一切都在其内部低调进行,耿凡超也从未站到过台前。通过天眼查查询的工商信息可以发现,耿凡超的名下实际控制的公司达到171家,担任高管的公司亦有6家,这些公司大多为荣盛发展旗下子公司,涉及物业服务、康旅产业、金融、创投等产业。

房地产行业中像荣万家背后闪现着地产二代身影的物管公司不在少数。正荣集团旗下物业板块正荣服务在年初披露计划赴港上市。根据其IPO申请书显示,正荣服务的第一大股东为欧宗荣,持股比例为87.3%,第二大股东是欧国强,持有股份7.7%,剩下5%股权则由独立第三方Sky Bridge持有。

欧宗荣是正荣集团的创始人,他共有三个儿子,欧国强排位老大。和耿凡超一样,欧国强在正荣服务也只是扮演着股东的角色,正荣服务的日常管理由职业经理人黄亮进行打理。

新城控股旗下物业板块新城悦的股权结构同样出现了二代王晓松的身影,他与父母共同设立的家族信托为大股东,持股比例73.17%。2018年新城悦上市时,管理团队中还没有王晓松的名字,直到去年其父亲王振 华涉案,他才接过了非执行董事一职。

再如正在IPO的弘阳服务中,90后执行董事兼副总裁曾子熙就是弘阳集团董事长的女儿,她主要负责弘阳服务的运营管理工作;浦江中国由“少帅”肖予乔担起大旗;佳兆业集团执行董事郭英成则之女则是佳兆业美好的执行董事。

当然,地产二代在物业板块持股又掌权的现象也非常普遍。例如两年前鸿坤地产旗下鸿坤物业(上市名称:烨星集团)在新三板上市时,鸿坤二代赵伟豪就已经有了实际控制人兼执行董事的身份。另鸿坤物业的变更记录显示,赵伟豪在2017年12月加入管理团队,当时他还只有24岁。

今年3月,鸿坤物业成功登陆港股,目前鸿坤物业由鸿坤物业盛达丰和凯宏策略分别持有,持股比例为79.26%和20.74%。盛达丰由赵伟豪及其父亲赵彬、母亲吴虹共同持有,赵伟豪的持股比例是98.62%,他仍是鸿坤物业的实际控制人。

而年初申请上市的另一家物业公司宋都股份也有一位90后掌门人。据招股书披露,宋都服务董事会主席为俞昀,她是宋都股份董事长俞建午之女,年仅25岁。

除此之外,碧桂园董事会主席杨国强大女儿杨惠妍、宝龙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健康之子许华芳均为集团旗下物业板块碧桂园服务及宝龙商业的核心人物,亦都持有碧桂园服务和宝龙商业的股份。不仅如此,许健康的女儿许华芬和许华琳也进入了宝龙商业,两人都是非执行董事。

在所有物业公司的二代中,碧桂园服务的杨惠妍是身家最高,截至5月16日收盘,碧桂园服务的市值达到了1012亿港元,其2019年年报披露,杨惠妍的持股权益为53.5%,以此计算,其以市值对应的身家已达541亿港元。

正式接班前的“试炼”?

由于年轻的地产二代密集出现在物管板块,外界有了一种声音认为,物管平台是地产一代们培育二代的“温床”,是地产二代们接班之前的“练兵场”。

这样的说法不无道理,相较于需要足够魄力和胆识的地产开发业务,物管板块的发展模式更显温和,极少出现大起大落的现象,这对于欠缺经验的地产二代来说,压力要小很多。加上大多数的物管公司与母公司的关联十分紧密,父辈能在一定程度上寄予帮助扶持,确保地产二代得到实操经验的同时,又不至于出现大的纰漏。

赛普咨询副院长王亚辉指出,地产二代与地产一代面临的时代和行业背景有所不同,地产二代不论学历还是眼界,起点都比较高,基于这样一个基础,地产二代一定是具备创新动力的,但房地产开发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有成熟的团队和模式,给予地产二代的创新空间有限。

“从地产二代实践的技术性层面来讲,毕竟物业公司有地产开发集团作为母公司,背靠大树好乘凉,会更安全一点,也便于这些二代大刀阔斧的去做一些创新。”王亚辉说。

行业中不乏地产二代在物管板块展露锋芒的案例。2018年,碧桂园在宣布杨惠妍获任碧桂园服务董事会主席的同时,启动了分拆上市计划。3个月后,碧桂园服务登陆港股,上市首日市值突破250亿港元。碧桂园服务的这轮资本操作,正是由杨惠妍牵头完成。

另一个案例是鸿坤地产的二代赵伟豪,有接近鸿坤地产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近几年赵彬有意培养赵伟豪接班,虽然在2017年就更改了法人,表面上完成了交棒,但由于赵伟豪年纪尚轻,赵彬希望他能积累更多的经验,还一度从龙湖集团挖来袁春担任鸿坤地产集团总裁和鸿坤物业董事长,为其引路。

鸿坤物业的第一次IPO就是在袁春的带领下进行,不过后来鸿坤物业赴港上市时,袁春已经成为过去式,取而代之的是“赵伟豪时代”。“现在地产开发还是需要有经验的老手带着走,赵伟豪算是学习中,但全面接棒整个鸿坤的产业肯定是迟早的事。”上述接近鸿坤地产的人士称。

除了“练兵”之外,克而瑞物管事业部总经理陈珏指出,地产二代从物管板块起步或许还有另一个原因,在于开发商确实有做大物管平台的诉求。“物管本身虽然是老行业,但却是地产后时代。大物业在未来有着三万亿的市场空间,这被开发商看作第二增长曲线。”

王亚辉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她表示,物业不是简单的辅助性业务,现在业内常常说房地产行业开始从增量市场走向存量市场,存量市场就包含物业板块,并且现在的物业内容不止是单纯的物业服务,还包含社区商业、金融、互联网等等,发展空间或大于地产开发。

“房地产企业的物业板块独立上市之后,有一些市值甚至超过了开发板块。那就说明物业板块的空间非常大,也说明物业可能并不仅仅是小打小闹,未来甚至会成为超过地产开发的主业。”

如其所言,近几年来房企纷纷加大在物业板块的投入,今年物业股亦呈现一片大涨之势,据时代财经统计,4月领涨的鑫苑服务涨幅达到33.71%,领涨整个板块,且就在几天前,碧桂园服务的市值突破了千亿大关。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