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地产 - 小道 - 正文

OYO大撤退

来源:时代财经 2020-03-07 13:48:47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OYO大撤退)

OYO正在上演一场敦刻尔克大撤退。正如当初扩张时的疯狂,OYO的撤退迅速而彻底。

3月4日晚间,据国外 媒体报道,印度酒店初创公司OYO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约5000人,其中中国的裁员幅度最大。

这一幕不仅在中国上演,OYO起家的印度市场也正在裁员和缩减业务。同时,持有OYO约46%股权的大股东软银的大本营日本,OYO在该地区的公寓业务本该估值达7700万美元的股权,竟 然被3美元名义价格交易,更是令人大跌眼镜,

曾经被孙正义盛赞为软银的标杆项目之一的OYO,恰好也做着和WeWork相似的“二房东”生意。如今的孙正义,正想尽办法帮助OYO实现盈利,避免WeWork 的戏码再度上演。

中国区高管离职,过万员工如今只剩2000+

曾经人们都在惊叹OYO的疯狂,如今,它不得不为曾经的疯狂买单。

3月4日晚间,据国外 媒体报道,印度酒店初创公司OYO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约5000人,其中中国市场约占3000人。

据了解,OYO目前在中国约有10000名左右员工,其中包括约6000名全职员工和约4000名所谓的“自由裁量权员工”。知情人士透露, OYO计划在中国裁员全职员工约50%,自由裁量权员工有一部分将被临时裁员。

但实际上,裁员幅度比想象中更加猛烈。有OYO中国员工在脉脉爆料,员工从12000+已经直接裁到了2000+。

OYO的扩张神话,也许就此戛然而止。

在成立短短的6年时间后,OYO就宣布在规模上超越了世界传统和成熟酒店连锁品牌,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连锁酒店。

进入中国后,OYO的依旧保持着高速扩张的速度。根据OYO官网数据,截止2019年12月底,OYO在进入中国的2年时间内入驻了全国338个城市,基本覆盖了中国的3-5线中小城市,酒店数量超过1.9万家,客房数量超过78万间。尤其是2019年的后半年,OYO更加疯狂,在中国的客房数量较年中几乎又翻了一倍。

然而,疯狂扩张背后的代价是巨额的亏损。

上个月,OYO酒店集团公布了的最新的财报信息显示,OYO 2019年度亏损高达3.35亿美元,比上年度扩大6倍。其中OYO中国区亏损1.97亿美元,占全球亏损的64%,成为OYO酒店集团亏损的重灾区。

2019年6月OYO推出2.0模式,或许是亏损的重要原因。2019年6月,OYO酒店推出2.0模式,即与单体酒店签订保底收入协议,由OYO酒店控制价格,将酒店的预订和管理纳入OYO酒店的系统,OYO酒店和单体小酒店方面协商好保底收入,每个月将保底收入打入酒店业主的账户。超过保底的部分,则OYO酒店与酒店业主进行分成。

同时,推出2.0模式后为了短期把入住率提升上去,OYO方面在全国范围推出超低价,原本100元左右的住宿价格直接拉低到30元左右,即便是一线城市的深圳,二线城市的西安、成都等也都存在这样超低的价格。甚至,有媒体报道OYO还出现了1元一晚的价格。

去年年中,OYO中国CFO李维曾信誓旦旦的表示,之所以把扩张速度始终放在第一,是他们判断再给OYO六个月,其他玩家就会放弃。

结果六个月之后,OYO自己放弃了。

甚至由于中国区糟糕业绩的影响,春节前OYO中国区的COO施振康已经离职。据悉,施振康的离职意味着OYO中国区的高管中已经没有具有酒店业从业背景的人。

3美元出售日本公寓业务,OYO正在全球范围内坍缩

和当初扩张时的疯狂相同的是,OYO的撤退迅速而彻底。

不仅是中国,在OYO起家的印度市场,目前裁员人数也已经达1800人以上。不仅如此,根据外 媒获取的OYO现任和前任员工的内部数据,仅在印度OYO自去年10月以来就减少了65000多间客房,这一数量大约为OYO客房的四分之一。有报道称,OYO甚至已经停止了在印度200多个小城市出售客房。

同样的情况也在日本上演。

一年前, OYO宣布与Z控股公司(前身是雅虎日本)联手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OYO Life”,正式进军日本市场。“OYO Life”主要针对日本公寓租赁业务,目标是为100万套公寓提供租赁服务,通过简化出租公寓的方式来吸引日本千禧一代。尤其是日本因为即将举办2020年奥运会,一度被OYO视为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但是OYO与Z控股公司的合作关系甚至都没有维持一年,Z控股公司以企业投诉不断为借口,已经将其持有的股份又卖回给了OYO。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不仅是日本, OYO在包括美国、中国甚至是印度本土都遭遇了大量投诉。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Z控股公司是软银的附属公司,而同时软银也是OYO的大股东。因此在这笔交易中,本该估值达7700万美元的股权交易价格仅为3美元。一份内部文件估计,到今年年底,OYO Life已入住客房数量将从目前的4200间减少75%,同时也会影响到OYO Life一半的员工。

不过,和其他地区不同,OYO在日本业务并没有直接进行裁员。根据OYO Life员工透露, 公司正把大量员工转向软银在日本的其他关联公司,如WeWork和移动支付公司PayPay。

OYO Life的一位前高管向媒体表示,软银不愿意OYO Life裁员,是担心自己在日本的声誉会受到影响。OYO对此表示:“软银在日本的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能够执行联合项目以及员工转岗。”

曾几何时,OYO创始人兼CEO李泰熙(Ritesh Agarwal)放出豪言,“希望在2023年之前让OYO取代万豪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

如今看来,实现这一目标的时间节点将会被无限延长。

来自孙正义的压力:OYO正在努力避免成为下一个WeWork

对于裁员,李泰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 2020年,我们的首要目标是实现盈利增长。”

在一系列业务收缩的背后,正是OYO对于盈利的迫切渴望。因为,在近10个月没有外部新融资注入的情况下,OYO已经无钱可烧了。

早在去年6月,就有消息称OYO正在和软银进行新一轮融资的谈判,但至今OYO也没有等来软银的救命钱。

其实,软银一直以来都是OYO坚定的支持者,OYO不但被软银列为愿景基金投资的标杆案例之一,孙正义还在2018年的软银股东大会上盛赞OYO是一种新的酒店管理模式。2015年来软银已经领投了OYO的四轮融资,目前已持有OYO约 46%的股权。

但随着软银集团入股的一些初创企业开始陷入困境,软银集团和孙正义的投资神话也宣告破灭。孙正义甚至承诺,将不再对软银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进行救援。

2020年2月12日,日本软银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日本软银集团一共亏损了7001.7亿日元,同期利润相比2018年下降了233%;2019年第三季度的净利润情况有所好转,但是依然要比2018年同期下降了92.1%。

这其中,最大的亏损来自于写字楼二房东公司We Work上市失利,WeWork最终不但罢免了首席执行官,并将估值从470亿美元下调至不到80亿美元。这成为一个震惊全球科技行业的标志性事件。

在WeWork遭遇惨败后,软银对自己投资的初创公司态度也在发生变化,从烧钱来抢市场变得开始注重如何快速实现盈利。但是,投资方对于软银的信任度已经直线下降,有投资方表示对于软银愿景基金第二期将不会继续参与。

为了重获投资方信任,孙正义预计到2019年Q4,愿景基金的表现会比2019年Q3要好很多。他表示,Uber在2019年Q3已经成功实现了盈利,而目前造成主要亏损的WeWork ,预计会在2021年成功实现盈利。

同样的,OYO作为软银的标杆项目之一,恰好也做着和WeWork相似的“二房东”生意。软银显然不愿意在OYO身上重蹈WeWork的覆辙,必然极力敦促OYO实现盈利。据外 媒报道,软银一直在向OYO母公司施压,要求其实现盈利,缩减非核心业务便是其中的手段之一。

如今,OYO想要再靠软银输血续命显然已经不现实,唯有打好手中剩下的牌真正实现盈利,才有可能重获资本青睐,避免变成为下一个WeWork。

但是,靠烧钱抢市场路子起家的OYO,盈利谈何容易?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投资大师 公募榜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